贺州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流年】幸福,拐了一个弯儿(雅品)“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4:02:56 编辑:笔名
除夕这一天,尚德庄李根老汉家显得异常冷落。
正午时分,村子的上空弥漫着缕缕炊烟,诱人的肉香味荡漾在村道的角角落落,也飘进了李根老汉的家。不知谁家年来得更早,竟响起了迎接先辈们回家过年的鞭炮声。
李根老汉没心思过年,他只割了二斤猪肉,买了一些零七八落的蔬菜,算是给自己准备的年货。这些年货他也没心思做,只是眼盯着电视机的节目,有心没意地看着。他与其说是看电视,还不如说让电视里洪亮的声响为他冷静得异常的家增加点活气。
要是在往年,老伴早已支起了油锅,他在炉灶前惬意地拉动着风箱,炸麻糖、炸豆腐、炸肉丸子……屋子里弥漫着混合的油香味。忙完之后,他会把在村道里玩耍的孙子亮亮喊回来,爷俩把买好的大红春联贴在大门两边,又一前一后地慢悠悠地走向坟地。
烧完纸,引着先辈,回家过年,这是村子里过年的乡俗。这时,他会和孙子在大门前争着响一串鞭炮和几根八响,随着噼噼剥剥的鞭炮声和老伴“老没正经”的叫骂声,他又和孙子在供桌前为先辈上香、磕头,然后把一盘麻糖,一盘油炸豆腐丝和肉丝,一个陕西凉盘,从献过祖先的供桌上端到饭桌,开始吃新年的第一顿饭。
供桌上的蜡烛正亮,香正在燃烧着冒着一股带有檀香的烟雾。他端起一壶热好的老酒,给老伴倒一杯,给孙子倒一杯,当三只酒杯碰在一起时,新年就开始了。老伴身体不好,只是象征性地喝点,为的是图个新年热烈的气氛,孙子也是抿一点,辣得直流眼泪。他笑眯眯地看着婆孙俩,美美地喝上一口,热辣的美酒在口里回荡着,融融的暖意也滋润在心头。
在这时,在南方打工的儿子和媳妇会打来电话,向他和老伴问候好后,电话总是被孙子抢去。孙子会向他们汇报说,我正在和奶奶爷爷喝酒呢,奶奶做了好几样菜,可好吃了……李根老汉看着孙儿幸福的模样,听着和儿子孝娃的对话,头竟有些晕乎乎的。
而今年,三月份老伴得心肌梗塞不幸离去,儿媳在八月份把他唯一的孙子接去上学了,家里只剩下一只老黄狗和他相依相伴。
李根老汉这时走出屋子,他竟不知自己要从哪里干这些年活。院子里静悄悄的,外面的鞭炮声此起彼伏。老黄狗也不知从谁家叼着一根骨头,在北墙跟津津有味地啃着。
他这才想起要贴春联了,可春联还不知在哪里呢,又想想老伴刚离世,是不能贴春联的,就只好在屋子里的大瓮石盖上拿着一叠烧纸,锁上大门孤零零地向坟地走去。
老黄狗没有和以前一样跟在他的身后,它还在津津有味地啃着那块骨头。
走到老伴长满荒草的坟前,李根老汉蹲在地上,点燃纸钱,火光立即映红了他干瘦而沧桑的脸。忽然,一阵寒风吹来,烟灰随着大风顿时飘向了天空。他默默地在心里念道,孝娃妈,跟我回家过年吧!我一个人过年没意思。说完,心里便涌出一股酸楚。
回家的途中,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他以为是儿子打来的,心里有点惊喜地接过电话,原来却是孙子打来的。孙子在电话里稚声稚语地问道,爷爷,你做了几道菜?喝酒了吗?妈妈给我和爸爸做了一桌子好菜,我正喝红酒呢,酒一点都不辣……他的泪不由溢出眼眶,只好对着手机说,我娃慢慢喝,别喝多了。
还没等他说完,只听一边的儿媳说,亮亮,快吃丸子,一会儿冷了。孙子那头立即便挂掉了电话。
这时,又一股凛冽的寒风刮来,李根老汉不禁打了个寒噤……

共 127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令人心酸的小说。过年,图的是个团圆,图的是个乐呵。往年,老伴在世时,李老汉的年过得有滋有味,乐乐呵呵的。可是,今年,随着老伴过世,孙子被接走,与他做伴的仅有一条大黑狗,李老汉的这个年,就过得索然无味、没情没绪。小说运用了对比的手法,很好地烘托出了老汉内心的凄凉和无助。小说的篇幅短小,但内涵丰富,它反映了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就是如何对待留守老人的问题。读完这篇小说,我们不禁要深思,为人子女者,在大年之夜,安享自己小家庭的幸福,让年迈的老父孤零零的一个人过年,到底应该不应该。小说的结尾,写到一阵寒风刮来,李老汉打了个寒噤,这样的结尾,一语双关,寓意深刻,更好地突出了温情的缺失使老人备感凄凉的主题。一篇很有现实意义的小说,欣赏荐阅。【编辑:素心如玉】
1 楼 文友: 2015-02-10 15: 8:17 拜读徐老师的佳作,感触颇多。
问好徐老师,祝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5-02-10 16:16:44 看罢,心酸!徐老师的作品,有着予人沉思的现实意义。 慧眼观世态,拙笔写炎凉。小儿咳嗽有痰专用药有哪些
更年期怎么治疗吃什
冠心病人手心麻是什么原因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能吃啥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