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小白Kering与富二代LVMH决战GU

发布时间:2019-06-08 06:43:01 编辑:笔名
什么会导致月经量多
乳房胀痛的危害
为什么会月经量多

法国品界双雄:开云集团和路易威登集团

时装设计,那是天纵艺术家的传奇;品质传承,都是老牌贵族的矜持;风行一时,全凭商业天才的技艺。

但,在品行业烹油烈火繁花似锦后,一切都臣服于冷酷的金钱,受控于资本的逻辑。

一个对时尚的了解不止于买买买的人,一定会听说过法国PPR集团(Pinault-Printemps-Redoute)(2013年更名为Kering) 的大名。

它是旗下拥有圣罗兰(YSL)、古驰(GUCCI)、宝蝶家(BV)、巴黎世家(Balenciaga)等品牌,年销售122亿欧元,与路易·威登(LVMH)并称法国双雄、世界第三大品集团。

但,如果我告诉你,是中东人造就了一个能与LVMH平分天下、与阿诺并称双雄,小白皮诺和他的Kering,你会否感到吃了一鲸?

1.一只“扫地神僧”基金与古驰(GUCCI)的咸鱼翻身主权基金,半个世纪前中东已然实行。但由于低调运作、只顾闷声发财,直到08年伴随次贷危机才走入公众视野。

人们那时才发现,这些中东资本,眼光、手法老辣、放眼全球、百无禁忌。

巴林习惯短线持有,对任一资产持有鲜有超3年,追求快速流动。数十年间的国际级资产交易内,任何领域、任何标的他们都有涉猎,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品。

84年,他们斩获蒂凡尼(Tiffany),87年拿到纽交所上市脱手套现后,巴林转手买下古驰(GUCCI)。那时古驰家族内斗恶化,巴林用2年陆续收购家族成员手中的股份至50%。

买下后4年间,古驰连亏,按律不插手经营的巴林按耐不住。他们直接全盘收购古驰,任命新CEO,选了新创意总监——汤姆·福德(Tom Ford)。这一举,是公认GUCCI复活的关键。

95年3月Tom Ford首次亮相便一炮而红,GUCCI咸鱼翻身。当年10月,巴林却选择撤资。他们把古驰分拆两笔,49%拿到阿姆斯特丹上市,隔年将剩下的51%纽约上市。全数买进、全数卖出,一举套现,巴林基金向来迅速果决。

Tom Ford,古驰的九转还魂丹,世界时装设计师

2.小白PPR的打怪寻宝晋级之路

在巴林掌控古驰,纵横天下之时,PPR还是只玩泥巴的小白:一家名叫Pinault的木材公司。

发了点财后,Pinault初涉零售领域,先买春天百货(Printemps),随后又买了些东东,买多了就组了集团——PPR。此后直到关键的99年,PPR一直在靠买买买壮大自己,然鹅买的比较随性,就是乱买,没有章法。

但Pinault也是个聪明的小白,要不然,怎么成为后来与LVMH阿诺特分庭抗礼的男人。在PPR诞生前的92年,他就先弄了Artemis公司,控股后来的PPR,说白了,Artemis就是PPR一切行动的“提线者”。

Artemis的买买买,智商,敢于入手优质资产:如波尔多五大酒庄中的Chateau LATOUR、新秀丽(Samsonite)、克里斯蒂拍卖行等。优质资产加持,让Artemis控股实力up好几个Level。这些也成为日后Artemis力挺PPR“死磕”LVMH的底气。

3.小白PPR与富二代LV:决战GUCCI之巅

品集团双雄掌门:kering的皮诺和LVMH的阿诺

如果说,2013年LVMH豪夺爱马仕铩羽,被法国金管局开了800亿罚单只能叫“挫折”,那这次对战PPR,则称为“完败”。

话说古驰过了好几年舒服日子,Tom Ford风潮一时无两,集团流水喜人,各方争相示好,可谓名利双收。但人红是非多,99年,背景强大的富二代LVMH盯上了如日中天的GUCCI。

99年1月,LV利用荷兰证监法漏洞分批次买入GUCCI股票,20天花14亿美元买下了34.4%的份额,古驰一个猝不及防。陷入被动的炸子鸡古驰马上对LV要求,要我可以,拿钱全买下!

然鹅, GUCCI是什么?LV的竞争者!阿诺是什么人?real精明的商人!所以,LV的阿诺,如意算盘是:小代价控股,既削弱古驰对LV的影响,又能赚古驰的钱。一箭双雕。阿诺拒绝全盘收购古驰,态度强硬。

然而,号称品界的“拿破仑”阿诺却即将迎来他的次失败,这一切皆拜中东人所赐。

GUCCI管理层也不是吃素的,条件谈不成,马上回敬LV“恶意收购”。当时的GUCCI的自保手法被视为教科书级别商战。然而没有“扫地神僧”巴林,古驰就办不到!

巴林不是吃干抹净就闪,而是上市前为保护企业做了一系列制度安排。简单说是赋予董事会一种特殊权利:遭遇恶意收购时,董事会可自选对象扩充股本,以稀释恶意收购者的表决权,但,必须找到“特定对象”。

古驰找到PPR,磋商过程中, 聪明的Pinault一下就get到此乃千载难逢良机。古驰将总股本的42%以30亿美元卖给PPR,稀释LV的股份至20%,同时达成君子协议。PPR成为大股东后,期间又通过PPR买了YSL、巴黎世家,全力投入与LVMH背水一战。

阿诺震怒。LV向荷兰法院提起公诉,然而缠缠绕绕打了2年官司,结果是LV终同意将所持股份转让,PPR终以88亿美元+3年的代价完胜LVMH,与GUCCI喜结连理。并成在此时为第三大品集团——街边小店变成国际集团,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

没有巴林设定的制度,就没有后来的Kering。

2016年,国内盛传LV 已与GUCCI集团达成合并协议,组成奢品巨无霸,进军中国。然而,这是条“愚人节”。

一山难容二虎,何时再决雌雄,大家拭目以待。

如何缓解社交恐惧症
中海地产陕西中海城项目暴打3名央视记者
Structo公司推出“世界上快的牙科模型3D打印机”Denta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