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甘肃张掖城区渗水千余户居民受灾

发布时间:2018-12-07 02:37:10 编辑:笔名

甘肃张掖城区渗水千余户居民受灾_河南

目前的张掖市甘州区很像一张筛子:似乎突然而至的地下水从筛眼中源源不断地涌上来。城区地下水位骤然上升4至6米,外围乡村上升1至2米。城区几乎所有的地下室、地下仓储都渗水,积水深达到2米以上——

“在水中”的甘州区

距离张掖市甘州区钟鼓楼200多米的地方,是该市青西街羊头巷银隆公司家属院。“我们这儿是城区中心,黄金地段。”居住在该楼三单元六楼的万桂香有些骄傲,但一提及地下水的渗漏,她立即一声惊呼:“那天我去地下室,水到了这里!”她指着自己的胸脯不停地比划,她说,今年的地下水渗漏达到了历史新高,“照这样下去,还不把甘州区给淹了!”

从2003年11月开始,张掖市甘州区地下水位停止了10多年来不断下降的状况,每年冬天都出现不降反升的情况,2005年9月以来,张掖市甘州区及周边乡村地下水位突然大面积、大幅度上升。而今年地下水位的抬高和渗漏,已经远远超过了以往的程度。

60多岁的唐玉英老人也住在银隆公司家属院,她正在和一帮老姐妹打双扣。她说,地下水渗积得厉害,感觉整个楼房都在水上,每天都在抽水,“现在好些了,两天抽一次,但总是抽不干。我们总是提心吊胆的,地基会不会塌陷呀?”

来自甘谷的祁红英是张掖市党校的临时工。对渗水的时间她记得很清楚:“9月18日开始的。”她说,那天她到地下仓库,“看见地上都是水,墙缝里、地面缝隙里都在咕嘟嘟向外冒水。聚集的地下水很快淹没了人的膝盖。”由于到张掖才一年多时间,对这种现象她很惊奇:“怎么会有这么多水?”涌上来的地下水只好用水泵抽取,然后通过地下排污沟排出。起先是用4寸水泵,后来改成了6寸水泵。祁红英说:“现在好多了,两天抽一次,一个晚上有20多厘米深的积水。”

祁红英带来到地下仓库,果然,阴冷潮湿的仓库已经有了超过20厘米的积水,而一面墙壁上,清澈的地下水正通过红砖的缝隙流出。喝一口,没有任何异味,只有来自地层深处的清凉。

位于城区中心的昊鸿宾馆的保安对此已经见怪不怪。可以泊20多辆车的地下停车场已经被水淹没。6寸水泵24小时不间断地向外抽水。保安说:“今年的水太大了,多的时候深达80多厘米。”紧临停车场的泵房已被水淹过,只有不间断地向外抽取积水才能恢复正常的供水。

在张掖市甘州区市郊采访时发现,三闸镇刘泉村周围农田的玉米秸在田野里还没有收割。一名村民告诉,由于地下水涨得厉害,今年9月中旬,地里就出水了,掰玉米棒子时都是穿着雨靴在干活,而玉米秸根本无法从地里收割了。他开玩笑说:“明年就不种玉米了,水多了,就种水稻算了。”

张掖市甘州区城市建设局副局长吴玉国说:“今年9月15日向黑河调水工作结束,地下水大概从9月16日就开始渗漏,而且渗漏的程度从来没有如此严重。”

潮湿中生活的市民

“半城芦苇半城庙”是张掖过去的真实写照,半城芦苇其实就是半城水,而今年的地下水渗漏几乎影响到了整个张掖市甘州区。看到,在张掖市甘州区县府街、青西街、北环路等处,张掖宾馆、新世纪综合楼、文化大厦等单位和个人,都架起了水泵抽取渗漏的地下水,如此规模的城市渗水,已经严重影响了市民的正常生活。

居住在张掖市甘州区马神庙街90巷的居民刘培雄家遭遇了渗水之后的惊魂一幕:9月29日中午,住房内的一面墙不堪地下水的浸泡,向卧室倒了过来。刘培雄的爱人说:“当时13岁的孩子正在家中睡觉,倒下来的墙面幸亏有大衣柜支撑,要不孩子就被埋了……”如今,倒了的墙壁已经修好,但整个地面的红砖湿漉漉的像被水洗过一样,用脚踩踩,砖缝里就有地下水冒出来。她感叹:“虽然烧着火炉,但屋里感觉不到暖和。”

阴暗潮湿,是众多住户共同的痛苦。张掖市水泥厂东区搬迁区65岁的老人魏子英因为无法忍受这种寒冷,采取了垫地的办法,老人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撬开30多平方米的地砖,在下面垫上炉渣。他说:“从9月底开始到现在,已经垫了6次。地面抬高了40多厘米。”同时他担忧:“地面可以这样处理,但地基一直浸泡在水中,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大多的居民在担忧这个问题的同时,开始和不断涌出的地下水抗争。南关菜市场废旧回收站的老板赵国忠面对泡在水中的一堆废旧书报一脸无奈。他说,涌出的地下水一度达到了2米的高度,回收站的库房在水的浸泡中倒塌,许多废旧金属埋在泥泞中。为了把损失减少到,他购买两台水泵开始昼夜排水,为了以后的经营,他雇车拉土开始垫高地面压制地下水。“已经花了2000多元,整个地面垫高了80厘米。”他指着脚下说。但发现,新垫的80厘米土层已经软成了泥,似乎很难压制翻涌的地下水。

防爆手电筒
OA网络地板
白酒酿酒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