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当我们在谈论创业媒体失败时我们在谈什么

2019-03-06 19:51:29

当我们在谈论创业媒体失败时我们在谈什么 失败常有,而英雄不常有。在创业媒体这个领域,失败的项目随处可见,如何面对失败是每一个成年人都应该熟练掌握的技能。该文从个人经历着手,强势教你一些做项目的道理。

文章来源 QUARTZ本文由 TECH2IPO/创见 王梦璇 编译 译文创见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创见干货:一个人如何面对失败,能让他从普普众生中脱颖而出。失败的项目在创业媒体这块领域很常见,然而如何应对这些失败?无论是引用希腊的悲剧概念,还是从资本主义旁敲侧击,我们都可以看出本文作者想让创业者学会为自己担当起一份感,从失败项目中积累经验,更好地了解自己的薄弱方面,而不是在挫败感中悲悲切切凄凄惨惨戚戚。同时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哪怕前方凶吉未卜,用自己的躯干筑成一面「此路不通」的警告牌也是好的。

三年前我(原文作者)开始在 Circa 负责内容总监,Circa 是个刚做起来的应用,结果到今年六月份就做不下去了。离开 Circa 后我去了 。 是一家非盈利性质的公司,我在那工作了有四年,后来它被美国公共媒体公司给收购了,之后 的发展便一直停滞不前,无疾而终。我在刚毕业后工作上接到的批项目中有一个叫零号任务(Assignment Zero),是一个试营的众包项目,该项目一度被我们戏谑为「让人心满意足的一次失败」。

我太懂这种自己负责的项目被贴上「失败」标签的感觉是什么样。哪怕现如今四下望去,人人都在失败,失败已经成为创新路上一种不可避免的经历,但这并不能让人能坦然无痛感地接受失败。不过在舔舐完自己的伤口后,我仍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你从一败涂地的项目上学到的道理永远比侥幸存活的项目多。

你并不能通过日常的舆论建立起一家公司或推广一个新的科技产品。哪怕你只是想写个产品报告,通常在忙活了几个礼拜后,你的辛苦也只是付诸于流水而已。你写的东西一旦交出去,它的命运就不受你的控制了,转载站会把文章来源抹掉,们会把你的东西改得面目全非。你曾倾注时间(也许还有你的心血)完成的东西,到头来不过一场空。

我们可以从这些惨痛的经历中学到一些东西。我的领悟就是,「失败」并不是损失的代名词,而且无论是个体还是团都可以从失败经历中受益。

个体应该吸取的教训

我学到的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去信任你的「蜘蛛般的触觉」。当然,这样的话我们听得多了,什么「追从你的心,相信你的直觉」之类的。但就跟所有的名言警句一样,如果你不真的经历并照着做的话,你先入为主的抵触感会让你永远意识不到你听到的陈腔滥调其实都是真的有用。

我永远都忘不了零号任务启动的前一天晚上,那是我干外包媒体的个试营项目,整整 24 个小时我们都怀揣着迫不及待的心情准备向一大帮撰稿人展示我们刚建立好的平台。可诡异的是,我根本睡不着,我能感觉在我身体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说着:这个项目指定泡汤。

我感到胃部不适,翻来覆去,把这个项目所有的弱势和短板都在脑子里飞速过了一遍。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教科书上常说的「蜘蛛般的触觉」,你根本控制不了你的思维,它就是停不下来。有的时候你会纠结产品本身(设计方面)的问题,有时候你又愁周边人群不能很好地领悟你们的产品初衷。我根本无法让脑中魔音消停,同时现在又来不及进行任何补救(对发布会是没法补救了,但在这个项目结束前我们还是挽回了那么一丁点损失)。

发布的时候,我那「蜘蛛般的触觉」的消极面并未出现。得亏当时有奈特挑战赛,我得以有二次机会做产品演示,好让我有时间和空间展示那些初次演示尚未说清楚的想法。我知道我们把事情都安排得井井有条,我学会了专注于做好每一件该做的事,这样发布会才能成功。

但是当我在 和 Circa 工作时,蜘蛛般的触觉的力量一直作用在我身上。每次在模棱两可的节骨眼上,我总会有「这事儿能成」或「这事准成不了」的预感。有时预感好,有时预感坏,但无论是哪种情况,我都会相信我蜘蛛般的触觉,并对这些时刻产生警惕,保持冷静,然后着手把一切做到。

另外一条实用的建议:熟练掌握做事的步骤,并做好做艰难选择的心理准备。每一个你新接手的项目其实都是异曲同工的。而且你要知道产品生命周期非常宝贵,「经验能积累成智慧」这一点用在这里再真不过。年轻人有活力没错,但一个人只有经历过沧桑,

当我们在谈论创业媒体失败时我们在谈什么

熟悉了事情的套路,才会有味道。

艰难选择

所有的选择都能浓缩成以下三点选择:质量是否好、周转是否快和成本是否低。你可以尽量同时满足两个条件。你要想又快又便宜,那质量就不会太好;你要想又好又快,那你准备好钱吧;如果你想又好又便宜,那意味着你需要很多自愿工作的人——就肯定快不起来。

这一老生常谈的真理不仅仅适用于产品开发。当下一次你的主编管你要一篇报告时,你可以试试给她以下选择:鉴于预算都是固定好的,你让她选择是要一篇好的文还是一篇很快就写出来的文。

其实选择并无对错之分,一切都由具体情况和你的目标而定。不过重要的是你得用心去做选择,然后接受并认清有些东西你无法从这种选择中得到,而不是心心念念想要三个优势都占尽结果感到非常失落。说服你自己妥协是一项非常非常艰难的谈判。

在产品开发方面,就跟在部一个道理,团队意味着一切。你的同事和其他人对你工作的支持非常重要。从来就没有一个人撑起所有大梁的故事(无论你觉得自己在这个领域是多么地独孤求败)。

专业上的关系跟恋爱关系很相似。你会想要慢慢开始,然后建立起一段非常有意义的感情,你希望每个人都是在为一场马拉松备赛,而不仅仅是一段冲刺。沟通是关键,了解每个人的强项和弱点,然后坦诚交流是重要的。

我见过的「惨」的失败,是深陷狗血而且很难从经历中学到有用的经验,通常都是团队成员出岔子。通过引进新队友来弥补你的不足,创建了一种每个人都害怕让别人失望的团队文化。

一点我想说的是,个人能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其实是非常荣幸的一件事,这些经验都是你历经风雨,通过内省而永远被你所拥有的东西。和一帮很有才的人工作,并且能在各种项目中起到各个方面的作用是值得你感恩的。这一切都能让你接触新鲜思想,让你在未来项目中能发挥出更加无与伦比的价值。

团队应该吸取的教训

如果一个「开拓新市场」的项目没做成,那它将成为产业缓慢发展道路上的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标注。我很爱把这些我执掌的失败项目叫作发展过程中的「实用性批评」。

也许我后来会发现这片我努力想开辟的新市场很难搞,这块土地土质又硬又贫瘠,再不济,可能还土壤盐渍化,但是至少有人在这里深深挖过,想要找寻一些东西。哪怕这个失败的项目所产生的价值只是在这条道路上铺满尸骨让后来的人读到「前方等着你的是死亡」的信号,那也足够了。因为总需要有人用尽所有力气孜孜不倦地到前方侦查水源探路再回来报告路况。

目前众筹对人们而言已经成为一种非常常见而且很好理解的收入方式了,这种收入方式虽然从 模型中华丽转身,但仍保留了百万级别的众筹公司如 Kickstarter 这种公司的特征。越来越多的机构从 Circa 身上学到了教训,并且反思。大多数的这些项目都在悬崖边缘给路上的人们一些可以吸取的教训避免他们犯同样错误。

对于络上的信息和团体互动,我们仍然处在「信息聚集」的阶段。失败的创业媒体项目一路试错。但真正好的专家还是会告诉你失败仍然是一种有用的数据。(虽然这些数据让人爱不起来)。

拥抱失败(和悲剧)

我其实还希望拥抱失败可以是幸灾乐祸的解药,而且这些幸灾乐祸在同行业常有。可能是因为在我们的行业里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已经形成了一种民俗,我们习惯在暗地里对他人的失败施以嘲笑。我们在这一点上倒是可以学学到古希腊「悲剧」的概念。

亚里士多德曾说过,戏剧的表现形式就是悲剧。一个好的悲剧会给观者留下遗憾和恐惧之感,会很好地给观者一种精神发泄。从本质上来说,希腊人对生命的脆弱有一个更好的理解(他们倾向于成为悲剧英雄),他们对他人有同理心(比如看到好人遭遇不幸)。

悲剧性格是对命运的见证。每个人都可以是悲剧的见证者,但在看到好人遭遇不幸时,希腊人骨子里就知道如何带着一些同理心和同情(而不是幸灾乐祸)回避。而且他们知道有些事情是道德规范所控制不了的人性自由,比如哪怕是本意好心的俄狄浦斯在故事会弑父,他也并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来避免这一切。

近代资本主义(讨论这个是因为我不敢讨论业)则恰恰相反。无论你是荣是辱,你都是自己在跟自己玩,没有人管你是怎么摸打滚爬走上人生的。一旦你成功了,荣华富贵都归你自己所有,如果你失败了,你也怪不到别人头上,只能怨自己和自己的产品不够好。

我们上面所说的资本主义的特征是有可信之处的,但我们也应该认识到,悲剧其实随时都在发生。就拿团和业打个比方,我们应该认识到每一个失败都可能是个潜在的灾难,正如希腊人所示,悲剧并不总是坏事。

失败,失败无处不在,这不意味着你是个蠢人

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的。如果我们把时间段拉得很长来看的话,其实每个产品都是失败的。错的是不该永远蜗居在自我挫败感上(尽管这是一种正常反应)。在这里没有裁判,没有人举着「赢」或「输」的牌子计算场上得分情况(就算有人这么做,那也是些闲人无疑)。

我的一个同事在进入 Google 工作后跟我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我能在这工作并不是因为我聪明绝顶,而是我曾经做过太多的傻事,如今我知道什么不该做了,这些经验弥足珍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