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法眼至尊 第五百五十五章 还剑

发布时间:2020-01-18 16:53:43 编辑:笔名

法眼至尊 第五百五十五章 还剑

当展南斗在山坳里等待杨任他们时,忽然响青石和散花竹来了,询问杨任的去向以及来黄郎山的目的,展南斗自然不说,结果被那两人暴揍了一顿,其实也算不上暴揍,只是被一人拍了一掌,被另一人踢了一脚,这两下让他差点送了半条命!幸好他的境界达到玄阶五级,身体素质比以前强悍许多,否则小命必然不保。

这两人拎着展南斗上了黄郎山,在上山的路上,他们遥遥望见山顶上人员打斗的场景,只是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谁跟谁在打。

在离黄郎顶还有十几公里路程时,突然地动山摇,展南斗只觉得眼前一黑,当即晕倒在地,等他醒来时,发现青枫赤和散花竹都不见了,山顶上打斗的人也消失不见了。

展南斗心里寻思,可能是因为地府开启了,把那些人吸了进去,但是他却还在外面。他读过《大神遗迹》,很多遗迹,若不是正常开启,都是把人吸进去的。

为什么没有把我吸进去?展南斗很不甘心,在黄郎山寻摸了半天,想要找到遗迹入口,进去走一趟。但是,忽然,在四周出现了好多黄鼠狼。

倘若只是普通的黄鼠狼,作为一个玄级高手,展南斗自然不怕,可是这些黄鼠狼不是普通黄鼠狼,有好多准超兽,个头比狼还大,比狼还要凶悍。

只好抱头逃窜,逃到山下,展南斗本来还想就在山下等杨任。他觉得自己身上这些伤,在杨任面前肯定是小菜一碟。但是他左等右等,杨任等人就是没有消息,打也打不通,而他身上疼痛难忍,所以驱车来到最近的小镇,就医疗伤。

这小镇的医生,医术一般,对于展南斗的伤,只是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并且告知展南斗,伤筋动骨一百天,必须静养一百天才能好。

在小镇医院呆了两天,这两天他给杨任打了无数个,都无法接通,展南斗心里又被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占据。

“唉,看来师父不要我了!”展南斗不无悲催地想道。想着想着,他睡着了。

正在这时,杨任的来了。展南斗眼睛顿时一亮,语气激动地说:“我现在医院里。”

“医院,你怎么会进医院?”杨任很是诧异。

“你们下车后不久,来了两位超人,把我打伤了,其中一位就是上官阳柳的跟班。他们把我抓住,带到黄郎山上找你。忽然整个黄郎山地动山摇,我跌倒在地,晕了过去,等我苏醒过来,那两位超人都不见了。我打你又打不通,就开车来到医院,接受简单的治疗。”展南斗有气无力的说,回想起当初的情景,他还是难免心惊胆寒。

杨任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展南斗在山坳中等待时,被随后跟来的青枫赤和散花竹打伤并抓住,带到黄郎山,结果地府启动,青峰赤和散花竹坠入地府,而展南斗因为不是超人,所以没有掉落下去,只是晕倒了一会儿。

“你把地址发给我,我们马上过去找你!”杨任淡淡地说,然后挂断了。他目中露出杀气,扭头扫视周围,赫然发现龙五和云青青两人有说有笑,似乎和好了。

“龙姑娘,感谢你在地府出手相救!”云青青含笑向龙五道谢。

“哪里哪里,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剑相助而已,再说这剑还是你的!”龙五笑语嫣然,同时从腰间拿出轩辕剑,双手递给云青青,“现在要完璧归赵了!”

杨任大掉眼镜,这两人和好了,真是谢天谢地!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送给你!”云青青伸手一推,嫣然一笑,大大方方地说。

“这是你的剑,我哪儿能要!”龙五急了,用求助地眼光看向杨任。

“咳”杨任干咳一声,向云青青摆手道,“青青,这本是你的剑,你就收回吧!”

云青青见杨任开口了,便收回了宝剑,而后忍不住问道:“我记得这剑被狼人丘峦摧抢走了,怎么会到了你们手里?”

“是我从丘峦摧手里抢回来的!”杨任哈哈一笑,洋洋得意地说。

随后他眼睛扫向周围,除了这三位女子,青枫赤和散花竹都已离开,大黑豹和小金龟也不见了。

“老黑和霸哥呢?”杨任扭头问龙五。

“老黑和霸哥追那两个杀手去了。”龙五抬起纤纤玉手,遥指东北方向,满面春风道。

杨任霎那间明白了,在自己通时,大黑豹听到了对话内容,气愤不过,立即追杀青枫赤和散花竹了。至于小金龟对于把他困在如意混元兜的散花竹自然不待见,很有可能是他鼓动大黑豹去追的。

以老黑的境界,对付那两人绰绰有余!更何况有小金龟同去?杨任很放心。所以对于老黑追赶俩杀手的事情不著一词,而是身形一晃,向东南方向飞掠而去,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龙五云青青云潇湘都听清了杨任与展南斗的话语,明白杨任是要去找展南斗,所以互相之间交换了一个眼神,跟着飞了过去,如同三道长虹,贴着树冠飞掠,越过一道道山梁。

一百来公里的路程,对于杨任四人来说,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

很快四人到达了黄皮小镇医院。

展南斗见到杨任亲自赶来,而且随行的还有三位绝色美女,他顿时激动得无法自已,浑然忘记了身上的伤痛,竟然从病床上跳了下来。

“师父,你终于来了!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展南斗声音颤抖,甚至还有些哽咽。他说的是真心话,在他被青枫赤抓住的时候,他曾经认为自己再也见不到杨任,在杨任进入地府两天还没有消息时,他也担心则有见不到杨任。

“没事的,我不是来了吗!”杨任和煦一笑,抬手一指病床,温声说道,“你躺下,让我看看你的伤。”

展南斗并没有躺回床上,在这么多美女面前,他有些不好意思躺下。他看看龙五又瞧瞧云青青,顺便还扫了一眼云潇湘,心里在想,师父身边又多了两位美女,这下可热闹了。

杨任直接把展南斗摁回病床,这么一点小病,根本无须回避。哪怕再私隐的病,杨任治疗时,都不需要回避别人的眼目,因为他治病时,用不着脱衣,://./6_6238/

曙光烤瓷牙深圳
长春哪个医院看银屑病专业
贵阳白癜风治疗方法
泉州白癜风怎么治疗
中山白癜风治疗价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