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这根法杖才不是自拍杆 第0040章 闭嘴!我可爱我先说!

发布时间:2020-01-17 20:06:23 编辑:笔名

这根法杖才不是自拍杆 第0040章 闭嘴!我可爱我先说!

这就是昨天梦里那个声音所说的奖励么?看样子是能够帮助自己记忆魔法阵符文的奖励,不过还不知道具体的意思。

解决方法也很简单,之前画有魔法符文的纸还在,拿出来看一看就知道红色线条的意思了。

罗小天觉得,这些红色的线条就好像自己上学时候老师批改用的红色钢笔,每次考试的时候整个试卷上都是大写的英文字母。所以,这些线条一定表达的是自己什么地方出了差错,而没有变成红色的部分是正确的,如此,就可以极高的加快记忆的速度。

于是,罗小天拿出了之前已经记住的第一个魔法阵符文。

“......”

第一张魔法阵符文上同样交错着红色和银色的线条,红色的线条还隐隐连成了一张笑脸。

不不不怎么说奖励也不会是一个表情包吧?所以,红色的线条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又翻出刚刚的第二张魔法阵符文,再一次审视,试图找出其中有什么规律,他发现红色的线条七拐八拐,连成了一个“死”字。

罗小天盯着这个还是汉字的“死”字,感觉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刚刚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再拿起来一看,越看越像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的汉字“死”了。

不,红线绝对不是这个意思,罗小天不相信昨天梦里的声音就是为了和自己恶作剧的。他想了想,决定问一问维克多老师这两个画在纸上的魔法阵符文究竟有什么不同。

“罗纳德?有什么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维克多老师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比如现在,维克多老师的房间里正有一大堆鸡和兔子,鸡是会放电的电气雉鸡,兔子是会放风刃的风刃兔。维克多老师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正在一只风刃兔一只电气雉鸡的将这些魔兽放进笼子里。

“...嗯,维克多老师?我想问问这两张魔法阵符文有没有什么问题。”

算了,还是无视掉吧,总觉得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问题?没想到这么快你就发现了,不错!是不是将精神力注入这两个画在纸上的符文中时,会感到运转非常的艰涩?”

“......”

没有啊维克多老师。

“这两个符文是我让露西娅画的,她控制不好力度的时候,这些符文上的秘银就会变得不均匀,因此运转就不流畅,这也是新手常犯的错误,不过放心吧,符文的形状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哈哈哈。”

“...那么维克多老师?这两张符文哪些部分的秘银不均匀?”

“嗯,这里,这条钱,还有这里。”

罗小天松了口气,那些秘银不均匀的地方和自己看到的红色线条完全重合,也就是说红色的部分是告诉自己已经画好的魔法阵符文什么部分有问题的?额,感觉似乎没什么作用。

“呵呵,罗纳德,你现在还是先把魔法阵的三十四个符文记忆下来吧,至于绘制魔法阵符文的事情之后再说,要知道,那并不是一件像看上去那么简单的事情。”

啊...这个能够看出符文绘制哪里有问题的能力果然一点儿用都没有啊...

嗯...还是有一点儿好处的,每一张魔法阵符文都被红色和银色的线条分成了两个部分,于是罗小天先记下红色的部分,再记下银色的部分,让魔法阵符文变得简单了很多。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露西娅故意的,每一张符文的红色部分看起来都像某种自己见过的东西,嘛,不管怎么说,这样符文更好记了不是嘛。

接下来的日子,罗小天上午从维克多老师那里领取今天要记忆的魔法阵符文,下午被露西娅“打熬筋骨”,晚上喝下药剂继续“打熬筋骨”。

维克多老师都给他装上了眼睛,之所以没有停下继续打熬筋骨,是因为据说等过一段时间维克多老师想好了,就打算给罗小天装一点儿新的东西。

太恐怖了维克多老师!

罗小天并不是没试过偷偷溜走,可惜他发现自己在没有亚伦或者露西娅的跟随下根本出不了魔法塔,门上那个叫做亚历克斯的东西根本不放他出去。

“罗纳德?走吧,该去打猎了!”

“额...怎么快...”

今天来到罗小天房间的是亚伦,他把上次穿过的那身花花绿绿的衣服丢给罗小天,然后站在门口等罗小天穿好衣服。

“一周一次,毕竟上次捕到的雪虎身上的肉都已经被吃光了。”

“这次要对付什么?”

“啊,不是什么厉害的魔兽,一头碎颅巨熊而已。”

...真的不是什么厉害的魔兽嘛?听这名字就不想遇到啊。

“也就是力气大一些,连魔法都不会放,放心吧。”

上次也差不多是这么说的,所以罗小天表示了深刻的怀疑。

从魔法塔出发,越过了农田,这回有很多在农田里劳作的人和罗小天也打起了招呼。

几乎是和上次一样的路,罗小天、露西娅和亚伦来到了上次见过的湖泊。这次却没有继续向前走。

“好了,在这里等待吧,碎颅巨熊这种魔兽比较少见,不过这里是他们的水源地之一,恐怕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够看到它。”

亚伦拿出了短刀,在附近清理出来一片空地。三人坐在空地的草上,静静等待猎物的出现。

罗小天闭上眼睛,感受着这难得的静谧和美好,一直呆在那个逼仄的魔法塔里,总感觉自己变成了被圈养的仓鼠。

咦?谁在舔自己?

突然感觉有人在舔自己的手,哈哈哈,难道是露西娅?不可能不可能,只能是亚伦了...啊!!!

“亚伦!不要啊!我不是那样的人!!!”

怪不得亚伦这个人看上去脸色苍白还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对了,似乎他每次对自己说话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肯定是觊觎自己很久了。

“啊?你不是哪样的人?!”

“...这是什么?”

睁开眼睛,罗小天看到自己手边蹲着一只小猫。

“咦?小猫?”

“什么小猫!看清楚这是雪虎的幼崽!”

怎么说呢,雪虎的幼崽头上的角还没有长出来,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这就是一只白色的小猫。

“喵~”

看,连叫声都一模一样,这只雪虎的幼崽一边叫着,一边吮吸罗小天的手指。

“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只小雪虎?”

“呵呵,我知道了,这是上周我们猎杀的那只雪虎的孩子,因为你身上有它母亲的味道,所以它就顺着味道跑过来了。今天除了碎颅巨熊之外,还可以加餐了。”

“什!亚伦,这么小的雪虎你要把他吃掉?”

罗小天觉得,小雪虎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它?

“嗯?嫩一些比较好吃啊?”

“闭嘴埃墨森!你还是这么残忍!和原先一样一点儿都没变!”

“...好吧,不过我记得上次烤刺豪猪的时候妳吃得最开心吧?那个不也是幼崽么?”

“......”

啊,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如果长得不可爱的话也是不行的。

“看起来它好像是饿了?想吃东西?”

露西娅将目光重新转回这只雪虎幼崽。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三个人里只有露西娅有装备...啊,不是,似乎只有露西娅带着吃的。她拿出带在身上的干肉条,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么小的雪虎吃不了这么硬的东西吧?怎么办?”

“还是我来吧!”

养过猫的罗小天接过了露西娅手中的干肉条,然后放进自己嘴里咀嚼起来,等觉得差不多了再将嘴里的肉糊给雪虎吃。他记得当初在大学里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学校里有很多流浪猫,虽然脏兮兮的但是也没做出什么让学生困扰的事情,嗯,除了半夜的时候叫起来有些吓人。后来学校要评选什么最美校园,就花了大力气雇人将学校里的流浪猫赶的赶抓的抓,抓起来的都送到动物救助基地,虽然他们是这么说的,但是有人去动物救助基地找的时候一只都没有找到。

罗小天有一天发现自己宿舍的阳台上出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猫,那个时候身边只有速食的袋装鸡腿,就是这样喂给它把它救活的,后来这只猫成为了宿舍的宿宠,大家又开始了和城管斗智斗勇的过程。

后来毕业了,这只猫被其中一个室友带回家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哈!吃了吃了!”

露西娅高兴地拍了拍手,另一边,亚伦似乎有些反胃地扭过了头。

雪虎幼崽蹲在罗小天的面前,一点一点吃掉罗小天手上的肉糊,然后舔了舔他的手指。就像所有的猫科动物一样,雪虎幼崽的舌头上是柔软的倒刺,舔得罗小天痒痒的。

嗯,请不要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这只雪虎幼崽你打算怎么办?”

亚伦向着罗小天问道,同时露西娅也看了过来,似乎大家都默认了这只雪虎幼崽应该由罗小天来决定。

罗小天当然不会想把它吃了,虽然想想自己算是吃掉了它的母亲,有一种奇怪的负罪感。

“我来养它!”

在这里养一只雪虎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应该比养女朋友简单多了...啊,女朋友是什么?

“那么先给它取一个名字吧?一直小雪虎小雪虎这样叫着实在不方便。”

“好...决定了,以后你就叫杰瑞!”

“喵~”

高唐县医院预约挂号
江阴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治疗男科方法
南昌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营口癫痫病治好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