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魔仙至尊 第十八章 白发仗剑战群雄

发布时间:2020-01-18 17:16:26 编辑:笔名

魔仙至尊 第十八章 白发仗剑战群雄

正文

万道罗盘在zǐ凡被那飓风淹没的一刹那,散发出白色的光,一个透明的气泡将zǐ凡紧紧包裹,才使那余下的飓风没有将zǐ凡击杀,这一次zǐ凡是清醒的,在飓风消散的同时,一道细微的风,被万道罗盘吸收,zǐ凡在水中看着万道罗盘,尽管万道罗盘只吸收了一丝,但zǐ凡还是发现了。

“莫非这万道罗盘可以吸收那风之力?”新的问题使得zǐ凡出现了,之前他杀了很多人,可是这万道罗盘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但zǐ凡心中有一种感觉,这一次出现,这万道罗盘不是为了救自己,而是为了那微弱的风之力!zǐ凡还没有自信到可以使得这不可驾驭的宝物会主动救主。

“外面强敌林立,即便有前辈帮助,小辈修士,也是危机重重!借此之机,从水下逃走?”zǐ凡收起万道罗盘。犹豫间想要离开,他自信,现在他在水中逃走,没有人可以察觉。可就在这时,一声大喝突然传来。

“zǐ霄,人中之龙,你,身为人子,是条虫吗?”声音透过江面,zǐ凡抬起的脚,突然落下。

“我是zǐ家之后,即便我修为低下,但身为zǐ家唯一嫡系血脉,不战而逃,还是zǐ家少爷吗?”zǐ凡心念震动,被那一道道回音,震撼心神!

“我父人中之龙,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丢掉他一生的威名!”zǐ凡的眼中露出坚毅的神色,他突然感到很自豪,这是他第一次自豪,为自己是zǐ家嫡传血脉而自豪!

“我zǐ家数万族人,宁死不退,在未知与强大面前,敢舍身一战,敢剑指苍天,这是我zǐ家传承万年的荣耀!”

“区区同辈修士,有何不敢?你要战,那便战!”zǐ凡眼中凶茫大盛,在zǐ家荣耀之下,zǐ凡心中好似燃起熊熊火焰,欲挥剑斩天!

“一战又如何?唯一死尔!”zǐ凡突然感觉到体内的魔气快速运转,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一种渴望,渴望一场热血战斗!他,不在犹豫,瞬间破水而出!

“你要战,那便战!”剑指那第一个出声的少年!

“我,木邪唯一弟子,结丹后期,蓝墨”那少年迅速从人群中走出,来到江面之上,可是他身形未稳,在他看来,眼前这个白发少年,结丹中期,但却可以在元婴初期的全力一击之下存活,应该受到他的尊重。也有与他一战的资格!可是,回应他的却是一道zǐ色剑气。

“临死前,哪来那么多废话!”zǐ凡大喝!碧绿色小剑划破长空,直奔蓝墨而来。强者为尊的修真界,只有你比别人狠,比别人强,才可以不被人欺凌,先下手为强,一直都是zǐ凡遵循的生存之道!只有生存下去,还能赢得别人的尊重,才可言其他!生死一念之间,还谈什么尊重!杀敌为先!

“你!”蓝墨大怒,没想到这白发少年一句话也不说,上来直接开打!一杆银色长枪瞬间出现在手中,一寸长,一寸强,银枪化作数十道枪影,弥漫开来,轻易的破去zǐ凡的剑气。

“元力形成的长枪吗?”zǐ凡冷笑,此战必胜!不光要胜,还要胜的干净利落,才不损我zǐ家之赫赫威名!

“螺旋剑气!”zǐ凡低吼,顿时间,数十上百的zǐ色剑气瞬间而出,向着那枪影冲去。

“螺旋,破浪!”螺旋剑气之后,好似海浪一般的剑气,迅速跟进,冲向蓝墨。

“枪影术!”蓝墨大喝,更多的枪影,与之前的枪影好似重合在一起,隐隐有破空之势。

“木邪的弟子,其应变能力果然不凡。”

“看来zǐ凡在劫难逃了,虽然只是一个小境界,但木邪老怪的弟子其实常人可比!”岸边有人在议论纷纷,如果他们知道zǐ凡自zǐ家灭族之后,一直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也许就不会这么说。木邪听见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不自觉的露出笑容,可是刹那,他的笑容好似凝固了一般,紧紧的盯着江面之上!

“轰!”枪影与剑气瞬间撞在一起,针尖对麦芒,竟然不相上下,可是就在这余威未尽之时,zǐ凡动了!极限速度突然展开,直奔那后退的少年而去。

“zǐ霞跃天!”一把巨大的zǐ色剑气突然出现在少年的头顶上方,顺劈而下,少年后退中抬头看向zǐ色剑气,持枪挥舞,虽然有一丝慌乱但很快就恢复正常,数十道枪影冲天而起,去阻拦那剑气,就在这时,一个冷漠的声音突然传来,少年大惊,想退已经来不及。

“你上当了!”碧绿色的小剑瞬间脱手而出,在少年抬头的一刻,比绿色小剑已经临身,瞬间穿透胸口,金丹破碎,眼中还存留着一丝不甘与惊恐!从半空中落进水中。那枪影失去操控之人,威力已失,巨大的zǐ色剑气瞬间劈中江面,海浪倒卷,江水沸腾!zǐ凡瞬间将蓝墨的储物袋收起,仗剑而立,看着岸边的众人!说时迟那是快,紧紧数息,以结丹中期修为几乎是瞬杀结丹后期!不是蓝墨法术威力不足,而是他对敌经验太少,还有很多木邪给予的保命之术,威力强大的法宝没有施展出来,便被瞬杀!短短数月,zǐ凡几乎是一直在死亡线上徘徊,其对敌经验,远非蓝墨可比!

“不!”寂静的岸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刚才还是笑容满面的他,满脸的狰狞之色,身形刚要疾驰而出,一道五行的光幕突然出现。

“小辈厮杀,听天由命,你若不想要你这来之不易的修为,我便成全你。”看似不愠不火,那仙风道骨的老者却似一座大山,将所有元婴之上的修士拦在江边,不敢越雷池一步!木邪听闻此言,心中虽然是怒火中烧,但却不敢向前再走一步!

“一直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今天,我叫你,‘zǐ霞碧血剑’”zǐ凡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碧绿色小剑,碧血,碧血,剑出饮血!

“zǐ家少主,虽然落魄,但却不是那么好杀的!”

“全天下都知道,zǐ家出了一个纨绔少爷,他怎么会突然这么强!”

“看此子的行事,不向其父,心狠手辣,这zǐ凡若真的成长起来,”众人突然意识到,zǐ凡,毕竟是大世家嫡系传承,不管他以前如何,但那天生带来的王者风范,却怎么也抹杀不了。如果那些大势力的嫡系妖孽不出世,同辈之中,几乎无人可与其抗衡。除非是老辈修士自降身份,不然,结果难以预料!原来来信心十足的少年们,好似被泼了冷水,他们虽有试炼,但都是在保护之下。但zǐ凡却是一次次的生死磨砺,就算他真的是废物,也百炼成钢了!更何况,他不是!雄鹰不尝断翅碰壁之痛,如何能翱翔于九天之上!

“我来与你一战。”

“还有我!”两个声音瞬间想起,这俩个少年长相极其相似,又是站在一起,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对同胞兄弟!

“结丹中期吗,你们一起上!”zǐ凡抬头看向那两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两个少年也不言语,在zǐ凡三丈外站定,两把蛇形短剑出现在手中。

“这是张家的同胞兄弟?”显然是有人认出了这少年。

“据说这兄弟两心意相通,联手下,结丹后期都要绕道而行!”人群中有人低语。

“刀非刀,剑非剑,旁门左道!”zǐ凡冷喝,两兄弟被这大喝,身形一震,就在这刹那间!两人眼前一黑,只看见一把碧绿色的小剑在眼前闪过,在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全场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如果第一战是因为对敌经验丰富,打蓝墨一个措手不及,那么这第二战,就是实力的展现,一喝之下,便使得两个同阶出现瞬间迷茫,虽然只有一刹那,但已经足够了!对与狠辣,zǐ凡给出了最好的诠释,赶紧利落,瞬杀!

“这就是大世家的嫡系吗?即便落魄,即便逃亡,也不是同阶可欺!”有人的声音中带着那以置信!他说的很对,这就是万年传承的实力与底蕴,zǐ凡在不济事,在纨绔,也是这天野大陆上唯一一个万年传承的唯一血脉!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揉捏的!这就是差距!不可逾越,也许,只有那同为大势力的嫡系传人,可与其争锋!

“还有谁?”白发飞舞,zǐ凡仗剑而立,剑尖一滴鲜红的血液,顺着尖峰滴下!一个少年,站在那里,白衣出尘,看向群雄,却没有一人敢将自己的后人与弟子派到场中!

“哈哈,不错,这才有zǐ家的风采!zǐ家虽灭,但zǐ家之魂却要屹立不倒!”那仙风道骨的老者第一次不顾形象的大笑。

“我zǐ家后人,不是谁都可欺,我zǐ家之荣耀,不是宵小可践踏!”zǐ凡呢喃,zǐ霞碧血剑,剑锋只向岸边的众修士!

“我zǐ凡在此,同辈修士,谁敢一战!”

成都九龙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可靠吗
治疗牛皮癣医院安阳哪家好
赣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河北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