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花痴醉花 第八章 茉莉相助

发布时间:2020-01-17 21:49:22 编辑:笔名

花痴醉花 第八章 茉莉相助

之冬跟着林心花去了花园,一路无言。

林心花看着这些花也很伤神――这些花这么漂亮,有些品种还为数不多,不知哪天发生意外,或是祖母要送人,亦或是某人不小心弄死了,或是…而她的空间到现在就那么几样,要是能搬进去就好了。可要是全搬进空间,那肯定是不行的。有谁听说过偷花的?

之冬对林心花说:“小姐,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嗯,回房。”之冬高兴极了,她终于可以睡觉了,昨晚去老夫人那里,待了很久,又办了事,到现在还没有休息。可回到房里,林心花见之冬也跟了进来,皱着眉头,说:“之冬,你进来做什么?哦,对了,我还要睡觉,有什么事等我睡醒了~再说!。”说完,就将之冬推了出去,还把门闩上了。之冬一个激灵,去推门,没推开,就边敲门边喊:“小姐,开开门呐,我还没有服侍你更衣啊!”

“安静会儿,行吗?现在是白天,不需要的。”

之冬听了,就不再敲了,也不喊了,若有所思的坐在靠门右边的石梯上,头埋在大腿之间,睡了。

这边林心花关好门就去了空间,找茉莉商量对策――怎样将花园里的花移植到空间里。

林心花一找到茉莉,就问:“茉莉,你可有办法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将花园里的花移植到这里?”

“你想干什么?”茉莉警惕的问。

“一是花园里的那些花太好看了,我想留一份;二是~你看这里光秃秃的,多不雅观啊!你说是吧。可是也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要不然,他们会当我是妖怪,肯定会被绑去火烧的。”林心花干脆的说了她的想法。

“噗,你也太可爱了。”茉莉一个没憋住,笑了出来。

“我可爱?我怎么就不觉得呢?”林心花自问。茉莉正色道:“办法是有,可是~”

“可是什么?”

“我要亲自出马,可你这院子里只有之冬一个。幸好,每天都有个丫鬟来打扫,要不然,尘埃落定,累积成山,想都不敢想,那惨样。”

“那跟你亲自出马有什么关系?”林心花不解的说。茉莉见了,笑到:“有关系啊!要是我就这样出去,门口上的那个,你该怎么解释,照你的话说‘她会当我是妖怪,然后肯定会绑我去火烧的’。嘿嘿,你只是她的主子之一,还有林家五小姐身边多了个人,不觉得奇怪吗?”

“你本来就是嘛!”

林心花看着茉莉要发怒了,马上说:“好吧,我投降,不该怀疑你的智商。”林心花加重了“智商”,撒腿就跑,结果撞了个满怀。只听见茉莉说:“哟,林五小姐,你这投怀送抱,是喜欢上我了,要不要接受呢?哎哟,可奴家也是女的,这可怎么是好?”

“那你想怎样?”

“奴家会为了你不惜化成男儿身,伴你终身。”说着,还依在了林心花身上。林心花一身鸡皮疙瘩,推开她,说道:“算了。还是想办法把花园里的花移进来。”

“办法是有,我不是说了吗?”

“我怎么不记得?”

“看吧,到底是谁的智商低。”茉莉说完就在林心花耳边轻语。

两人商量好后,林心花就开门看之冬还在不在门外,刚刚把她晾在门外,也是情急之事。

林心花轻轻的打开门,看见坐在石梯上的之冬,她就侧身出去伸手去摇醒她。她的左脸正对门外,把来者吓了一跳――昨晚那个人说的是真的!坐在地上那人应该就是昨晚遇见的那人,还真有趣!

之冬睡眼惺忪的抬起头来,转头一看居然是她的小姐,一时愣住了,她只是小睡了一会儿而已,就被小姐抓个正着,她今天是走了什么运啊!倒霉到家了~

“之冬(小姐)”两人异口同声的喊到。

“五小姐,这位是竹然公子,老爷有令,竹然公子问什么,五小姐就答什么。”又是那个小厮,每次来请她去书房的那个人。可之前去书房并没有看见他,现在又有祖父身边的仆人,他跟祖父说了什么?

“五小姐,有礼了。我有个疑惑,希望小姐能解。”竹然公子就这样站着说了句。

“竹然公子,谢了,先把礼物给我吧!”林心花说着就伸出手来。竹然一愣,他没想到:林家五小姐竟会因为这个而要礼物。不仅是他,他的随从和那个小厮,再加个之冬,都呆在那里,盯着林心花,像看怪物似的――传言是真的?(小姐的病不是好了吗?)

“你说话不算数,刚才是你喊了我,还说有礼,不是要给我吗?这么快就不认帐了。哼,坏人!”林心花过了会儿,那竹然根本就没有动,就指着竹然说了半句,又撅起嘴嘟嚷她有理,哼了一声,就侧过头,一副“我看不起你”的样子。

之冬是明白了,可是还有三个小伙子愣在那里。不过做主子的久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过惯了,身边有个机灵的小跟班还真不错!这不还是竹然带来的随从递给竹然一样东西,竹然就将它递了给林心花。

林心花接了后,怎么看都像个钱袋,不过里面有样东西,扁扁的,圆形。她没有拿出来,只说了句“好好看的荷包”。然后~然后就一直看着钱袋,又进入一问一答模式。

竹然问:你是怎么得到长寿花的?

心花答:不知道。

竹然又问:那~昨日寿礼上,别人问你,你是怎么回答的?

心花答:不知道。

竹然再问:不知道?除了不知道你知道些什么?

心花答:不知道。

竹然愤然:不知道,不知道,你是白痴吗?

心花答:我不是白痴,我是傻子,他们都是这样叫我的。

竹然无语了。

林心花知道竹然不仅仅是为花而来,还有昨晚的事,这才来就问,会不会快了点?林心花还是不动声色的欢欢喜喜的看着钱袋,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理都不理竹然。

竹然带来的那个随从的注意力早就移到林心花身上了,看着她的天真无邪的笑,心里一阵阵暖意。

林心花一不留神,钱袋掉了,大叫一声:“啊!我的荷包~”然后立马蹲下又接住了。检查了一遍,顾不得站起来,就拍着胸,眉开眼笑的说:“好险,好险!”

他们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她,心里只说,傻子就是傻子!可是只有那个随从的笑,意味深长。

之冬想要到林心花身边,可是――脚麻了。还没有站起来就扑在地上。

“啊~”

竹然这才认认真真的看之冬,不是昨晚那人!心里很不爽,鄙夷道:“什么样的主就有什么样的仆。”

茉莉突然拿了把扫帚进院子里来了,看见还有三个人,也不行礼,直接对着林心花说:“五小姐,奴婢是来打扫院子的,请不相干的人,离开!出了差错,奴婢可担待不起。”说完就拿起扫帚在他们之间扫来扫去。林心花当然知道茉莉是有意帮她,却还是忍不住笑了,那扫帚哪里是扫的地,明明是人。特别是竹然,身上居然还有一些污迹,林心花看见了心里对茉莉竖起大拇指。

“哪里来的奴才,这么不懂规矩。”竹然的随从抱怨道。

“你不是奴才吗?呵,即使不是,也没有权管我!你们自愿留在这里,能怪我?”茉莉说着杵着扫帚,你要是敢再说,信不信我打你!

“你!你有种,你等着!公子,我们走!”

“我是女的,没种,就不等你了!”茉莉看着即将消失的身影大喊道。

“之冬,我要去花园,你也跟着来吧!”说完,指着茉莉说:“你,也跟着我来一趟吧。”

花园里林心花指挥着之冬把那些花搬来搬去,她听从小姐的指示,面对着其中一排,从右至左的搬这些花到一块空地,并按着顺序搁放。这边茉莉就跟着之冬搬来花的顺序,一盆一盆的搬回原处,只是之冬不知道的是茉莉暗自藏了每一盆花的的分株。而林心花则是监督有没有遗落的或是重复的。不能伤及无辜!!

中途路过的人,很是不解,围观了一会儿,就走了。因为林心花这座瘟神在这里,他们也就不敢说东道西――老夫人可瞧着呢。心里想看热闹,可是看了半天那个人也不见动静,又不知道林心花这是在干什么,无趣的有离开了。

廊坊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忻州市妇幼保健医院怎么样
福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云南治疗宫颈炎方法
西安治癫痫病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