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魔法高材生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你猜我是谁(一)

发布时间:2020-01-16 19:44:04 编辑:笔名

魔法高材生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你猜我是谁(一)

晚霞像是镶着金边的丝巾,盖在西面的群山上。

夕阳快要落下的时候,大得有些荒唐。

宽阔的碧水湖湖面上,一艘不起眼的船,正往北而去。

如同绸面皱褶一般的波浪,沿着细长的船身向后荡漾,又在船尾分叉,漫延出去很远。

阿列是在碧水湖南岸找到这条船的。

船上没有船桨,也没有风帆,全靠装置在船尾的一个型魔法阵驱动。

上船后,唐纳看到他从背囊中翻出一颗魔晶,嵌到了船尾的一个凹槽上。

从早上醒来后,直到现在,阿列一直在尝试着询问唐纳。

“您真的遇到兽潮了?”

“您的同伴呢?”

“请问,您怎么称呼?”

……

所有的问题,唐纳一概不回答,阿列问他的时候,他甚至没有看对方,目光只是直直地向前。

他当然不会回答。

因为,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在兽潮中受了惊吓,而造成失忆的海利安人。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甚至极少愿意话。

他是一名三级魔法师,五系元素魔法全能。

在定下这个计划之前,唐纳就已经知道,他是不可能冒充火之圣院的学生的。

不管火之圣院有多大,要不了多久,人们就会发现,学生中根本没有他这样一号人物。

所以,他只能让自己的身份成为一个迷,让别人来帮他补足。

他足够年轻(唐纳的本来面目看上去才十**岁),他会蓝色火球,会五系魔法,他在魔兽爪牙下救出了阿列,他会讲凡泰斯语——好吧,他讲得不好,但是他是受了惊吓,不愿意话。

别人会猜测他是谁,来自哪里,那些猜测慢慢地就会将他身份的拼图拼全。

没有人会怀疑他是一个罪奴,就算他们去查,也一定查不到。

而且,阿鲁℉≠℉≠℉≠℉≠,m.≥.c≠om已经死了,这是阿列和菲比两个人亲眼所见,还有蕾拉可以提供佐证。

事实上,阿列和菲比已经在猜测他的身份了——他们避着唐纳讨论,但根本逃不过唐纳敏锐的感知。

蕾拉时不时的就会哭泣,这个时候,阿列和菲比就会安慰她。

他们似乎是真心地同情她。

一个波忒恩女孩儿,用那么珍贵的魔核,才换来的罪奴魔宠,却在第一次游历中就死在了魔兽嘴下。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蕾拉,阿鲁是一个出色的魔宠,他死得很光荣!你应该为他感到骄傲!事实上,我们都为他感到骄傲!”

阿列这么的时候,蕾拉就哭得更伤心了。

唐纳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能做到的哭得这么伤心,这么逼真的,自己只是给了她一些简单的指令,她居然完成得这么好。

“蕾拉!我决定了,回去之后,我就会求我父亲,让他给你安排到下院学习的机会!”看菲比这时的表情,不像是在谎。唐纳猜测,她大概真的会这么做的。

如果真的能这样的话,倒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他正愁该怎么安排蕾拉呢。

齐妮亚安静地坐在菲比身后。她因为消耗太大,还没有完全从脱力中恢复过来,所以脸色异常苍白。

唐纳偶尔瞥到她时,觉得她表情中似乎有一丝悲伤。

大概是因为“阿鲁”的死,让她感同身受吧,唐纳这样猜测。

但是,唐纳并没有太过注意她——他仍在担心兽潮。

万一兽潮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凶猛,他们遇到的只是漏之鱼,那么他所扮演的因为惊吓而失忆,就会显得没有根据。

又或者兽潮太过汹涌,以至于很快就会淹没这支队,那样的话,他的表演就会白费。

一旦失去阿列和菲比的证词,他的处境就没现在这么安全了。

这个时候,阿列和菲比又开始背着他讨论起来。

“你确定他不是下院学生?”阿认唐纳没在注意自己,才凑到菲比耳旁问道。

“我不一定认识下院所有学生,但是您放心,如果下院有像他这么帅的,我肯定认识……”

“那他到底从哪里来?对了,你记得吗?他在关键时候,使出是是风系魔法……”

“您是……他是风之圣院的?可是风只圣院和我们之间,还隔着苍蓝圣院呢……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我听前几年,中院的导师就带着学长们去过春之圣院的辖区试炼过……”

“嗯……”菲比一边头,还一边用她的眼睛偷偷瞥着唐纳。

又过了一会儿,菲比又有了新的想法。

“学长,您他会不会是圣院哪个导师的后裔……要知道,他是一个海里安人……”

“有这个可能……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不在下院了……而且,我听,有些海里安天才,是会学习全部五系魔法的……”

“五系魔法?那怎么可能……就是单单火系魔法,我都学不过来……”菲比先是惊讶,然后又变得沮丧起来。

看来她挂在嘴边的父亲,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唐纳暗想。

“所以你不是天才……我们都不是……”阿列苦笑道。

……

队离开碧水农场时,一共有六名队员,回来时只剩下阿列和菲比两人,这个场景多少显得有些凄凉。

蕾拉回到农场,见到父母后,痛哭着扑进了母亲艾玛的怀抱。

“妈妈……阿鲁死了……”

唐纳离开农场时,还没有阿鲁这个别名,不过艾玛还是一下子就猜到女儿的是谁。

她一边轻抚着女儿的后背,一边安慰道:“你自己没事就好……自己没事就好……”

埃德也一反常态地没有埋怨她。

看着这一家三口的反应,唐纳突然觉得有些荒谬。

他们好像是在女儿弄丢了一条狗,或者一个玩具,而不是在一个活人。

要知道,这一家子平时看上去都是善良淳朴的农民啊。

这是怎么样神奇的一片大陆。

他们是怎么做到,把这些普通人,变得这么麻木不仁的?

……

虽然心中不无担忧,但是当晚,阿列还是决定暂住在碧水农场。

唐纳正在“失忆”中,当然不会多什么。

一夜无事,第二天他们接到了试炼取消的通知。

将这条通知带到碧水农场的,是下院的一名老师。

而这条通知的背后,是震动整个火之圣院的大事件。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还有推荐票!)(未完待续。)

北京丰益医院主治医生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
贵州专科癫痫医院
沈阳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河南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