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我是女皇的随身铠甲 第一百二十四章 妖僧弟子!(中)

发布时间:2020-01-17 01:57:21 编辑:笔名

我是女皇的随身铠甲 第一百二十四章 妖僧弟子!(中)

第124章妖僧弟子!(中)

这个小和尚才多大?真实年龄是否与外貌符合?要是他之前出现,英雄会的战局会不会有其他变化?

张夜没有第一时间将这个情况通报场地另一头的路雨安,因为智息来自佛门且诡秘,就算是路雨安有黑刀在身,他也怕陷入不好的事。

“佛门都是怪物吗...”

张夜暗道一句,虽然到嘴的鸭子被人抢走,但是他也没办法,只能换个方向去到了神道圣子凌风尸体那里。

尸体虽然染血,但整体还是金灿灿,背后披风也完好。

“熔炼有多种神铁神石,虽然太驳杂,但是精炼一番,对我本体也能提高不少硬度。”

张夜四周看了看,确认除了路雨安还在远处翻找外无其他人,动手解下了金色披风。

“阿弥陀佛——”

一个小和尚手提蛙头和尸体,嘴巴裂到耳根,年龄不大,笑容却充满慈祥的味道。

“佛曰:万发缘生,皆系缘分...”

“我去!”

张夜拿起披风就跑,但是小和尚居然像瞬移一样直接出现在了他身后,在他转身的刹那打了个照面。

智息笑眯眯像小弥勒佛,伸出胖手:“贫僧与施主有缘,与施主手上的妖器更有缘,建议由贫僧带走度化...”

“你不是走了吗!”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此等业障未除,贫僧怎能离去...”

张夜眯起眼:“你已经抢了一件了,这件本座说什么都不给!”

智息一笑:“此披风乃妖魔所化,施主你压不住它,贫僧是为你好,将其带回以我大乘佛法度化之...”

张夜忿忿:“小秃驴你太过分了,那你用指虎来换!”

“阿弥陀佛——,施主你镇不住妖器...强留必有灾啊...”

“那你就没灾!”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张夜紧紧地抱着披风,但智息又是轻轻一探,张夜浑浑噩噩,清醒时金色披风到了智息手中。

“妈蛋!”

张夜爆粗,极速伸手,筑基一重实力头一次展现,一手带着灵力抓去,却又是抓到了残影,智息真身出现在他身后。

张夜牙根都痒痒,从来只有他坑别人,万万没想到今天居然被别人坑了!

“小秃驴,这就是你说的善有善报?你们佛门中人不是不打逛语吗?”

“施主此言差矣...”智息把披风裹了裹,塞进宽大的灰布袈裟,“正是之前与施主结下善缘,贫僧这才再度前来收服这妖魔所化的披风,让施主再次避过一灾,此乃施主得到的善报啊...”

张夜很想让路雨安过来砍死这小秃驴,但是小秃驴的诡异摆在那,他忍住了。

而且,屠烈的宝贝好像不少,此时的路雨安还在仔细翻找,没有注意到,也无法注意到降低存在感的智息。

张夜的处境很奇怪,面对智息,好像是面对一个只有自己能看见的幽灵。

接着,智息又瞟了瞟凌风的尸体才道:

“阿弥陀佛,妖气越发重了,贫僧先去一步早点度化...”

智息提起蛙头和尸体,慢慢转身,隐隐传来一句:

“像是个好宝贝啊...”

张夜脸一黑:“小秃驴,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

“佛曰:一切皆为虚幻,施主你听错了,有缘再见...”

声音变淡,智息远去,在方才琦玉的尸体旁边稍作停留,用脚撇了撇,然后晃晃悠悠没影了。

“死秃驴,永远别再见了!”

张夜感觉晦气,但却不明白为什么智息不自己搜刮,非要等着抢他看上的东西。

他一脚踢在凌风的尸体上发泄,却突然有一道白光闪过。

张夜这回更警惕了,没有第一时间查看,而是重新回到琦玉身旁假意摸索,然后又回到凌风这摸了摸,最后一叹:“什么都没了,哎...”

然而,说是这样说,他的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冰凉的扳指。

“真倒霉...”

张夜摇摇头,一脸苦大仇深,神识探出,覆盖整片场所,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心中终于一松:“死秃驴,居然坑我两件宝贝,我就不信你还来...”

“有妖气,贫僧来也!”

张夜心里话还没说完,一个小和尚又出现了,笑容与其说慈祥,不如说是愉悦,嘴巴一咧,牙龈都露出来了:“看来施主的与贫僧的善缘还未了结...”

张夜脸都绿了,智息手提蛙头,但是尸体却不在了,笑吟吟地探出胖手:

“施主,妖器何在?”

“秃驴你不是度化妖魔去了吗!”

“贫僧已经度化完了...”

“哪有这么快!你是怎么度的!”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张夜牙齿咔咔作响,手握一枚白色扳指:“你能别一惊一乍粘着我吗?你就说是不是跟我一样来搜尸的,要是的话,你不能自己动手?”

“阿弥陀佛——”智息一手举在胸前,另一手依然伸着,“妖器不能主动寻访,会损失道行的...”

张夜一愣,虽然听遍了智息的鬼话,却隐隐察觉这一句有点认真的意思。

“莫非,你是怕...”

“犯了贪戒佛爷我会吃不了兜着走的,快点的!”

有那么一瞬间,智息语态大变,声音稚嫩咿咿呀呀,但却一脸不耐。

张夜嘴角一抽:“你...说什么?”

“完蛋,犯了嗔戒...”智息嘴角突然溢出一点血丝,接着懊恼地一拍镫亮的脑瓜,再次堆起笑容:

“没什么...”

“不不,我听到了...”

“佛曰:一切皆为虚幻...”

“...”

张夜不情愿地交出扳指,智息又作势要离开。

“秃驴,这会儿你能真走了吧。”

“阿弥陀佛,哪里有妖,哪里就有贫僧...”

“没了,滚!”

“哦?”智息刚要转身却突然停下,眯起的眼睛成线,“施主勿要打诳语...你怀里的凸起是什么?”

“...”

张夜面露绝望,声色俱厉:“这是我自己的!”

“想不到施主长期身带妖魔,这才能连连发现三大妖器...也罢,贫僧这副臭皮囊,就算万妖侵蚀又如何...”

智息悲天悯人地探出了手。

张夜的脸色终于彻底沉下:“秃驴,这是我祖传之物,形同我命,你今天要真抢夺,我不介意使用禁术与你同归于尽!”

张夜不怒自威,前世高人的气质自然发出,智息则是眼珠一亮,思考片刻道:

“施主所言当真?此妖如此强大?”

“呃?”张夜眼睛一瞪,“不不不,口误,这东西一点用没有!”

智息一笑,赶忙拉住张夜手腕:“那,佛爷我用披风换?”

此言一出,他嘴角再次溢血。

“绝不!”

“阿弥陀佛...”看到张夜回答坚决,智息笑的更灿烂,对张夜怀里的东西志在必得:“这样,其实贫僧刚刚把三个妖器都度化了...”

“...”

“所以,它们现在都是开了光的佛器,现在交还施主,施主把怀里的大妖交给贫僧如何?”

张夜不悦:“你用从我这抢的宝贝,再换我的宝贝?”

“佛曰:见好就收...”

张夜和智息对视很久,一咬牙道:“成!但是你必须走了,这里真没什么宝贝了!”

“咦?可贫僧看到那边还有位女施主...”

“别逼我...”

“哎,世人皆痴...好吧...”

最后,智息把扳指披风和指虎全部交还张夜,张夜也终于掏出怀里那小小的鼓胀之物,智息感受到了非凡的气息,顿时眼睛都直了。

“施主,这是什么?”

“佛曰:圣水丹!”

(本章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张燕生
西安唐城医院
长春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治疗医院海南哪家好
苏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