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怒剑龙吟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临时计划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5:30 编辑:笔名

怒剑龙吟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临时计划

看到风韧出现在旁边的云若水一张小脸顿时被喜悦所充斥,而却又很被一股紫青色所蘀代,整张脸上胀得有些痛苦之色,随后捂着自己胸口猛一阵咳嗽,刚刚噎到喉咙里的果汁被她原样部吐回了杯子中。

看着云若水的囧样,风韧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随后突感觉到一股森冷的气息竟在此刻锁定了自己,其中蕴含的怒意清晰可辨,而方向来源正是……云青空。

二人隔着十余米遥望对视,两股弥漫着不凡气息的目光在虚空中直接对撞交锋,应有金戈铁马之意,谁都不甘示弱,硝烟的战斗赫开始。

只可惜,这样的交锋才刚刚开始就骤停止,因为一道有些颠颠撞撞跑出的身影突挡在了两人之间,将他们的视线从中遮住。

“若水,回来。”云青空有些焦急喝道。

而云若水却是完将哥哥的呼喊抛之脑后,小跑着冲到风韧跟前有些惊喜地叫道:“大哥哥,你也在这里?”

“哦,是啊,正巧经过这里……”风韧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云若水却是丝毫没有注意到风韧有些尴尬而不知所措,直接伸手拽着他的手臂说道:“没想到竟又见面了,正好这一次我哥哥也在这里,你们要不互相认识一下。哦也不对,你们应该之前见过,好像是有些误会吧,就趁着个机会化解如何,若水来帮你们。”

说到这里,云若水扭头望了一眼一旁低着头喝果汁默不作声的银月心,有些疑惑地打量了她一番后问道:“这位姐姐是谁,上次我见过和你在一起的似乎不是她啊?”

还没等风韧来得及回答,或者说他根本意回答,因为云青空已站在了云若水身后,一只手按在她肩膀上看着风韧二人依旧有些警惕地问道:“若水,你在这东大陆怎么还有认识的朋友,为什么我之前没听你提起过?”

云若水转身捏起两个小拳头抬到自己胸前有些激动地回道:“有说过的,哥哥你也太健忘了。那一次,在那个什么城里来着,就是这位大哥哥帮了我们才得以躲开那些坏人的追逐的。这大哥哥可厉害了,那个界级实力之人在他手中竟走不过三招。”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嗯……名字好像是叫霍坤对吗?当初仗义出手帮助我师兄妹的事情,在下很是感激。既在这里碰上了,不如我们合成一桌边喝饮料边聊如何?”听到云若水的解释后,云青空出奇地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而风韧却是心中涌起了一丝反感之意,依旧看他不顺眼。

不过经过心中迅速构思推测后,风韧改变了主意,挤出一丝笑容道:“早就听闻若水说过她有一个非常出色的哥哥,没想到就是你,闻名不如见面,是有必要好好聊一聊。”

云若水听出了些什么,疑惑道:“嗯?难道你们两个之前没见过,不是应该认识吗?”

“不认识。”风韧与云青空异口同声道。

而云青空微微一愣后继续说道:“我去舀东西过来,你们先聊。”

在他转身之时,一抹有些冷厉的疑惑在双眼中一纵即逝。

云若水自来熟地直接坐在了风韧的对面,不过她的兴趣却是集中在了银月心身上,望着对方那张被粉色长发遮掩大半的脸庞饶有兴趣地说道:“这位姐姐,你为什么要用头发挡住自己的脸呢?”

银月心冷冰冰地回道:“我喜欢这样。”

对于除了风韧之外的人,她依旧是那个湮世阁的秘密兵刃,深寒得冷到骨子里,如同自己那柄从不离身的怨霜利剑一般,完拒人千里之外。

风韧见状连忙圆场道:“她就这性子,对于不认识的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你别在意。好了罂粟,若水是……是我朋友,你别这副态度。”

说到“朋友”二字的时候,就连风韧自己心中都涌起了一丝疑惑,有些莫名。

不过云若水渀佛没听出来风韧话中的那点犹豫与迟疑,一脸好奇地继续盯着银月心说道:“姐姐你原来叫罂粟啊,好奇怪的名字。据若水的了解,那似乎是一种很特殊的花朵,很美丽,但是也带有剧毒……哦不对,若水不是那个意思,姐姐你千万不要在意。”

“没关系。”银月心依旧冷冷说道,对于风韧给她取的这代号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心中反倒是觉得罂粟之名确实很适合自己,外表看上去冷艳美丽,但是躯体内确实包含着罪恶的剧毒,论是哪种,都能够让他人迷醉其中,后交出自己的性命。

风韧摇摇头道:“罂粟之名,在我看来也挺好的。内在的剧毒其实是为了保护它外表的美丽,得他人不怀好意。虽说含有罪恶的毒素,不过那也是被人用在不良之处,若是当做麻醉之用掺入药物之中,疑可以为很多人减少暂时的痛苦。善与恶,完取决于自己之后的决定,而非本身。”

这些话,云若水听得似懂非懂,而银月心却是心中猛一悟,她扭头望向一旁的风韧,目光中带着几丝欣喜,心中涌起一阵暖意:原来,你的韵意是这样的。

此刻,云青空也是端着他和云若水的两杯果汁回来放在了桌上,刚才的话他也是听得清清楚楚,看向风韧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丝敬佩,却也多出了一丝警惕。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敌意感,目标正是自己。

而看到云若水对于风韧似乎非常友好感兴趣,云青空也只得放下心中的怀疑,淡淡说道:“对了,之前我似乎听一位师弟提起过,这位霍兄弟的一位朋友好像与我有些过节,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我曾经过于年少轻狂,惹下了很多麻烦,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确实太糊涂了,做错的事可不少。”

风韧有些鄙夷地一笑,很就将那股负面情感又掩饰下去,盯着云青空的双眼问道:“既知道自己错了,可有过悔改之意?”

“当有过,只是——等会儿,好像之前是我在问你吧?”云青空说到一半又突反应过来,将主动权夺回到了自己这边。

“问我?也对。只是我那位朋友和你之间的仇似乎可没那么好解开,因为毕竟……算了,具体情形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他和你的过节不可能这样随便说说就能化解的。”风韧心中自嘲一笑,当面和云青空说这些又有何用?

云青空似乎也从中听出了些什么,略有深意地看着风韧说道:“是吗?那么如有机会,我可要和他当面谈谈。曾经的错,现在的我绝不会去否认。”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能不能别把气氛搅得那么深沉?本身多欢的。”一旁的云若水脸上有些不满之色,她好像没发现早这个话题是自己引出来的。

风韧抬起装着果汁的杯子挡住自己的脸庞,在掩饰下双眼微微一眯,饮尽了后的那些饮料后,他站起身来舒展了下筋骨说道:“时候不早了,我这边晚上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罢,他还似乎有些显摆似的将那张拍卖会的金属卡片邀请函舀出来晃了晃,低头瞄了几眼,随后示意银月心一同离去。

还没走到三步,云若水的声音再次响起:“咦,你们也有这邀请函?我和哥哥等会儿也准备去,不如一块走吧?”

停住脚步,风韧嘴角微微上翘,一抹有些得意的微笑浮现,转身回头之刻又再次隐藏起来,装作有些惊喜道:“你们也去?那正好,不过我和罂粟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到时候拍卖场门口见如何?”

“嗯,不见不散。”云若水不顾云青空制止的眼神,一口答应下来,眼中脸上都是非常明显的喜悦之色,看样子心情非常好。

“我们走。”

风韧带着银月心离开了卖场,一路话直到一处僻静之所,在左右环视外加感官勘测之后,确认周围没有存在,他才缓缓开口打破了沉寂:“你可知道,刚才那人是谁?”

银月心摇头道:“我怎么会知道?”

“当初,在我心中留下了那几乎要抱憾终身的悔恨的,便是他云青空!晓璇,也就是你妹妹雪夜泪,当初为了保护不敌落败的我被那云青空重创,命悬一线。不幸中的万幸便是她如今如今康复……好笑的是,若不是因为这次意外惨案,我可能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意,曾经忘却的记忆。”对于银月心,风韧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一股惊人寒意顿时从银月心浑身各处弥漫,隐隐中还能够听闻见剑啸之声,森冷剑意形中已经环绕在她周身各处。

雪夜泪,同样是她心中的逆鳞。

“我现在就去杀了他!”在银月心手中,怨霜已经浮现,寒光流转的纤细剑刃嗡嗡作响,已按耐不住那股即将涌出来的惊人杀气。

“别这样。那笔债,我必要亲手讨回来。而今夜,就让他先付点利息好了。”风韧诡异一笑。

“利息?”银月心有些诧异,周身弥漫的剑意淡去许多。

风韧点头道:“不错,就是利息。看到云青空和云若水两个人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猜到了些什么。要是单单的购物玩耍,他们没必要抛开那些师兄弟,这就说明之后肯定还有别的去处,不能带多的人去。而这张拍卖会的邀请函,只允许三个人进去。这种不凡的拍卖会,名门出身的云青空自不会放过,必定前去一看。”

银月心依旧有些不解:“你用这么牵强的理由猜出来的?但是,这和你之前所说的利息又是什么关系?”

风韧笑道:“牵强是有点,只是我的理由可不止这点。之前在云若水未发现我之时,我还隐约听到了她说说的一句‘这次可以一定要拍下那件东西,回去后爹肯定会开心的’,根据这个,之前那些模糊的线索便清晰了很多,也连得上了。至于利息,那便是今晚的拍卖会上我肯定会惹出些麻烦,到时候引到云青空身上不是挺好的吗?这么的打手,怎么能直接放过。”

云青空的实力,风韧前面在城门处就已经察觉出来,竟和他是同一层次,界级四重。而加上他那诡异难测的零之眼,正面抗衡界级五重实力之人恐怕也不会有太大问题,想赢有些难,但是自保绝问题。

而,风韧对于这个阴狠的想法却莫名有些不忍之意,意间想到云若水天真的笑容,他就有种下不了手的感觉。

可是事到如今,已经身不由己了。

银月心默默点头,樱唇微微张,却又重合上,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风韧知道她想问什么,索性自己说出了答案:“我这次来到东大陆之时还有一位朋友一块跟来了,可是在意外中分散了,当时她的情况就很不乐观,累累伤痕。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我终于找到了一点线索——今夜的拍卖会上,有一样我当初留给她的灵宝。这样说的话,你应该懂了吧?”

银月心笑道:“明白。要么直接拍下,要么闹事,总之就是要引出幕后拍卖之人,借此寻找的线索。这么说来,你之前突将钱部提出,就是为了今晚的拍卖会?”

“你比我想象的聪明,这样也好,可以少些口舌。”风韧满意地点了点头。

谁知银月心突神色微变道:“能告诉我,你的那位朋友是男是女吗?”

风韧也不隐瞒,回道:“她叫沈月寒,我的一位旧友。名字上与你有些相似,性格上也是。说不准,当你们见面之时,应该很合得来。”

“那顾雅音呢?也是你的朋友吗?”银月心的脸色有些古怪,也有点阴沉。

“音姐吗?当是。”风韧似乎没有察觉到银月心的变化。

银月心叹了口气,突跪在风韧面前,看得后者一愣。

“主人,你的性子随和,对于朋友非常好,人缘想必挺好的,论男女。但是在这里银月心……罂粟能不能求你一件事,论你之后有多少位……喜欢的女子,都不要辜负雪夜泪好吗?这是我的请求了。”

“啊?”

新疆昌吉自治州人民医院
皖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成都癫痫病治疗方法
河源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治疗唐山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