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玄门败家子 第六百零六章 血祭你请

发布时间:2020-01-16 19:27:51 编辑:笔名

玄门败家子 第六百零六章 血祭你请

当下,就见楚天箫迅速做了掩饰,看上去就像从须弥戒中取出了万兽天灵液……然后,在陆媚儿呆愣的注视下,他慢慢走到妖铭面前,右掌一翻,迅速将这灵光闪烁的流液滴到了这头毫不反抗的五阶大凶的眉心!

嗖地一声,一抹白光闪过,妖铭的眸中出现了无数道复杂的情绪,仿佛在挣扎,但过了片刻,却又变为一片寂冷的冰蓝色……

一道深陷的漩涡,在他额头出现。

漩涡中心,隐隐可见一枚碧玉色的圆球,正在随着波纹动荡,缓缓脱离他的额头……见状,楚天箫当即伸手一点,那碧玉圆球就径直落到了他手中,发出阵阵幽光,好似一颗上好的夜明珠……

但就是这样一件事物,只一落在楚天箫手心,就顿时让他肩膀一沉,手臂差点脱臼!

“好重!”

感受到其中蕴含的伟力,楚天箫心知这就是五阶凶兽的内核,当下不敢怠慢,连忙使出全身力道持拿,方才稳住……

就见幽光闪烁之间,一缕绿线从碧玉圆球的这段伸出,另一端直指妖铭的额头,缕缕碧光在上头来回流动着……

楚天箫猜测,这大概就是介绍中说的,塑造‘伪内核’的过程……毕竟,凶兽的内核是维持它们生命的存在,一朝被楚天箫取出,若不尽快‘再造一个’,只怕过不了多久妖铭就会死去。

当然,‘强行取核’,‘再造一个’这等荒谬事,别说在神州浩土发生或记载过,就算是在现存人族的想象之中,都是不存在的……

也就是从大败家系统中得到的特等奖,否则哪能实现眼前这等奇妙之事?

环顾场间,光华流转不知多久,方才消散。

这之后,楚天箫再看这碧玉圆球,顿时有了新的感受……就好像,自己正在握着的东西,是一个控制中枢。只要拥有它,就可以借由妖铭体内以万兽天灵液凝聚而成“伪内核”,达到自如操控这头五阶大凶的效果。

显然,这并不是所谓的兽宠契约,而是单方面的控制。

楚天箫不但可以给他发布指令,还能命令他去控制下层。

如此一来,楚天箫的目的就达到了——要知道,凶兽等级层次分明,高阶对低阶几乎有着主宰一样的统治地位,所以掌握了这头凶兽,便等同掌握了由它召集而来的厄难级兽潮!

“成功了!”

在施法将碧玉圆球融入自己的神魂之海后,楚天箫彻底确认了这一点,这之后,他开始和妖铭进行“机械式沟通”,了解整个兽潮的情况……

在得知详情后……

饶是以楚天箫的镇静,依旧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露出无比惊愕的表情……

原来,此次厄难级兽潮,是妖铭倾尽全力召集而来的,而五阶大凶太过稀有,连绵数块人魔战区内,更是数百年没有出过一位大凶,所以……这一次妖铭晋级,一口气抽空了他们,展现出的力量,也就远远超出了楚天箫的预期……

此次,兽潮总数逼近百万,其中,三阶有万数,四阶破百不止……

这,俨然是一股足以撼动格局的力量!

一时间,即便是楚天箫,也不由得为之深深喟叹……

没办法,近百万的凶兽大军本就已够骇人,而其中竟还有上万头可以媲美通玄的三阶凶兽,数百头等同启魂的四阶……更别说,妖铭本身已经突破五阶,是名副其实的大凶,只要养好了伤,直接就可以媲美人族顶尖大修行者,相当于灵悦上境的强者……

若是将它们一口气集中起来,投放到一个战场上……那么,足以一战覆灭一个下等小国,打残一个中等帝国,便是现存的两大神州强国,都绝对会在这股拧成了绳的强大力量前,感到棘手!

事实上,在周林记忆中的“那一世”,魔族为了迎合血祭的地点,故将这股力量分成了数块,并没有集中起来作战……但即便如此,那一战的初期,亦是血流成河的地狱景象,不知有多少城池被生生踏破,多少人族修炼强者被生生堆死……

说它是厄难级的兽潮,没有一点夸大。

但现在……

这股厄难般的力量,却是完完全全掌控在了楚天箫手上!

突然掌握了这样一股力量,其中意义,几乎不下于败家军初立之时……

只是……

“可惜了……”

楚天箫不禁在心中长叹一声……他很清楚,这股力量虽然强大,却决不能长久保留。

其一,怀璧其罪的道理谁都懂得……本来三千败家军就已经够惹人眼球了,若是再来这样一支完全听从于自己一人的百万凶兽大军,只怕大周朝堂上的某些人就该坐立不安了,届时,很可能又是一场动荡……

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只是欠缺借口……对此,楚天箫可心如明镜,也从未放松过警惕。

其二……就算楚天箫想要留下这股力量完全为己所用,也很难做到——毕竟万兽天灵液不是万能的,不可能给妖铭洗脑,让它卖身给自己一个启魂境……它的原理,其实更多是类似于“改造控制”的手段,只不过更加高明罢了。

换言之,妖铭的神智绝不会保留完整,它可以和楚天箫进行一些常规交流,但经过试探,稍微细致一些的谈话,它是进行不了的。

当然,即便如此,要利用它“传讯”,在短期内骗骗麾下凶兽,依旧不难。但长久下去,那些晋入四阶,已经洞开神智的强大凶兽一定会察觉到不对劲,到时,它们不可能再服从妖铭的决定——以野生凶兽的天然高傲,如非被捕获,签订了某种契约,否则是决计不会“归降”人族的。

一如野马鄙视家马,它们连服从人族的同伴都视为耻辱,所以要是真到了那时候,它们很可能会选择带领部族抛弃妖铭,前往他处投奔另外一位五阶大凶,或是找个山沟沟安营扎寨,称王称霸。

“罢了……本来就是意外之财,我也不精通御兽之道,若真‘全部’留下,麻烦更多……嗯,还是先按原计划来吧。”

心中微微可惜,但楚天箫更知道轻重缓急,当即有了决断。

就见他不断叩着右手,思绪,也是越来越清晰。

“就目前来看,妖铭发狂应该不是周林的手笔,而只是经由他引导。更深层的原因,应该是被魔族阴了……如果这一点成立的话,那么魔族想要的,就不会是席卷人族的兽潮,而会是别的什么……”

“再联系来之前,陛下与我说过的魔族异动,那些诡异的行军路线,以及流族帝宫的消息……”

“综合看来,很有可能,是血祭!通过发狂的兽,与人交锋,厮杀,从而聚集足够的精血……完成血祭开启流族帝宫?唔,是了,整条线的脉络八成如此!”

思至此处,楚天箫微微敛目。

“真不愧是枯……连这种局都想得出来,但下了如此重的筹码,想来也不全是为了上古流族这支强援吧?唔,是流族帝宫中……有什么吗?”

静静思忖了一阵,楚天箫按住了额头:“线索还是有些少……许多细节推不出来,不过,有些事做做看,总是没错的……”

“比如说……利用妖铭遭暗算这等绝好借口,指引兽潮反扑魔族,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心念微动,楚天箫目露精光:“应该可行……血祭的话,多半是只要够强即可,并不曾听说对种族有什么具体要求……更何况这次开启的是流族帝宫,乃是上古流族曾经的地盘,却和人,魔都无什么关系,既然人可以,那么……魔族的鲜血,应该也同样可以完成血祭!”

“……唔,以枯的狠辣决绝,真到了那个时候……他八成还是会启动血祭,只是不知那时,这位魔族大智者的心里,会不会有点憋屈?”

一念至此,楚天箫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弧度……虽说“我以我血荐轩辕”很是伟大悲壮,但能以敌血来完成所需,却无疑更合楚天箫的心意。

“嗯,那就这么决定了。”

“兽潮我有,血祭你请。”

心底这般恶趣味地道了一句,楚天箫再将整个计划过了一遍,同时开始例行检测大败家系统的物品栏等,以备万全……

然而就在这时!

他突然看到了一物……

天津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丽都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贵阳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沈阳手术治疗白癜风
枣庄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友情链接